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母爱车厢
母爱车厢

      

作者:w134654

这是发生在我国中三年级的暑假,那年我刚考完基测等待放榜;原本作为犒赏,要一家南下到海边度家几天,没想到爸爸却因为工作关係,必须留守北部的公司,不过,爸爸的工作这一上难免的,小学时候,我就记得常常有出游的晚上爸爸就临时被叫回北部工作,甚至有好一星期家中不见人影的记录,这次当然也是最后就由我和妈妈两人前往了。

搭上早上的火车预计,预计中午抵达,就先在旅管理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开始行程,原本就是预计好几天的行程,所以行李也带了不少。

却没料到车站已经人山人海,想起原来是南部举办了什幺活动,假日高速公路和火车上就引来满满的游客,我们也只有抢到站票而已,因此决定先休息的行程也是因为这样。

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好不容易才和妈妈挤上火车,没想到后头的人又挤了上来,没办法几进车厢内,我们只能在卡在车门和厕所旁边小低处。

四周都占满了人和人间又摆着各式行李箱,简直就快要动弹不得。

为了防止有别人推挤,在进车厢的时候我就先让妈妈走在我的前方,拿着钱包,让她站到了角落,由我挡外边已行李架成界限,防止别人推挤和扒手。

这时候我大概介绍一下,我妈妈,今年34岁,高中毕业就因为怀了我和年长3岁的爸爸结婚,现在依旧黑色的长髮齐肩,身材玲珑有致,外表看起来也才25、6,一起出门不知道人也会把我当作是弟弟看待;说回身材,妈妈的那对胸部说来真的十分的大,对于我这个国中生来说,平时所能见到的大小也没有这幺大的,大概只能从收藏的A片中看到,记得过年时在乡下的时候,依稀听过,好像是36D、24、35;虽然说如此,但我对妈妈依然没有太多的遐想,被亲情的观念束缚,我可不敢有半点遐想,只是多少会对于雄伟的胸器多少感到好奇,身高约166公分算来高挑,而我却只有到我妈妈胸前的身高,半个脸对着她的胸部,说来也算福利吧!不管怎幺盯着胸部看也不会被起疑。

记得国三的家长访谈,妈妈穿了紧身的短裙和衬衫及外套,那美胸呼之欲出,就像要把衬衫的钮扣挤开一样;腰部来说对生过小孩的女性来说,十分纤细;臀部十分扎实,短裙都能清楚的显露那曲线,令经过的男性都目不转睛,手都想摸过去…;当然我班上的男同学也是,我当然也只有被亏的份,有这样的妈妈真幸福…先别说那些不可能的,和妈妈做爱,还是让他口交,和妈妈洗澡,和妈妈相拥,或是晚安吻,这些事情我都三年没有经历过了…

路途大约过了一半,还有两小时的车程;这时又到了人多的车站,又有人硬是挤上了车上。

左推右倒,也不知道是里面的人被挤得生气了,只有人进车厢的时候,竟然有往外推力量传递过来。

一阵手忙脚乱,行李又被推挤,使得我快没有地方可以站,只能我妈妈的方向挤过去。

接着听到许多人东倒西歪的跌撞的声音和惨叫…

最后整个人贴上了妈妈身体,整个脸塞进妈妈的胸部,整个身体十分贴近妈妈的每一吋身体。

「啊!小玮!」

慢慢看来十分尴尬害羞,即使我是她的儿子这也是我们睽违多年来的亲密接触;自从我上了国中后,就没有这幺亲密碰触了吧。

我身后的人都挤过了过来,行李有些被弄倒,更使得我进退两难,别说弯下腰来把行李弄好,我连从妈妈身上退开了的空档都没有,只能任由我身后的人不断推挤,我的身体不断冲撞妈妈的身体。

毕竟是到夏日的南部去旅游,妈妈穿着的白色T恤领口有些低,些许角度我能看见里头白皙的酥胸,和淡蓝色的胸罩;可以闻到淡淡的乳液和点点汗混和的味道。

顿时我的下面起了反应,慢慢的挺立起来。

又一个推挤我的头整个埋进了妈妈的胸部当中,虽然隔着衣物,但可以感受得到因为推挤和火车的摇晃,那份量的胸部震动的力量,以及正因为羞涩而发烫的体温,都从胸部着实的传递到我的脸部,看来十分坚挺的胸部,其实十分柔软,我的脸一向里头一挤压就整个凹陷下去,渐渐的可以感受妈妈的呼吸有点急促,她一吸气,我的头就整个被胸部给抬了起来,陷到那乳沟的更里头;一吐气,因为紧贴胸部的关係,脸又整个被拉了下来,就感觉快要能和妈妈的呼吸和一了;妈妈不多做些什幺反应吗?也是处在虽然想说些什幺做些什幺,但看看现在四周的情况,大家都自身难保,不会有人在意其他人状况,何况是在角落的我们母子俩,叫了说了也只会惹来旁人异样的眼光。

车厢一个起伏,车厢内的所有人都因为跳动而跟着动了起来,我和妈妈的位置一下后倒一下前倾,我的下巴勾住了妈妈的领口,接着随着前倒的力量,脸伸进了衣领中,这才看见迈进了,我平时要趁妈妈弯腰时,才可以看见的美好光景;由于妈妈穿着低V领的胸罩,我的脸就和乳沟那块的肌肤贴在一起,感受到人体如此羞涩的炙热的温度。

那些味道更加强烈的进入我的口鼻之中,缺少衣物的阻碍,皮肤的感触和那胸部的柔软更加真时;后方的人又挤个过来,身高矮的我,头只有被他人手臂低压的份,但这是我第一次这幺享受这样的高度和头被这样压制,能够直接的感受到的触感,回到我孩童时期时常依靠的那乳房。

我的下体也硬体起来,撑起了原本鬆垮短裤,要不是现在这情况,大概旁人的眼光很快就会凑过来了;加上我和妈妈的身体紧贴,更有效的档住了视线吧。

又到了停靠站,这边算是停靠站中人流动多的,我和妈妈的身体也就此分开;只见羞涩的拉好衣领,和衣摆,脸都泛红。

原本以为这样的艳福就此结束,没想到后头又有一批挤进来的乘客,把我挤向前,正在调整裤裆的我又被推向前,这次人更多了,也更挤了,身体的每一吋都妈妈的身上。

我的脸三度的贴上妈妈的双峰上,虽然这次虽然没有肌肤的碰触,但我的脸却贴上那种要的地方乳头,这幺贴进的距离,甚至把妈妈的胸部压了下去,即使隔着胸罩,也能感受到妈妈的乳头已经站了起来,刚刚压着她的胸部已经使她兴奋了。

这时候,我的阴茎却感觉十分凉爽,从包覆的内裤、短裤在我刚刚没好好乔好的关係,从裤管冒了出来。

虽然被衣物紧拉着,但却比包覆在裤子里来的舒服,突如其来的曝露和胸部带给我的感觉,又让我阴茎更加挺立,不自觉的向前一顶。

感觉到有金属的异物,撞了过去后,一股热和湿的感觉从我的龟头传来。

「啊…」

妈妈发出了十分有磁性的低叫声,又立刻隐忍了下来…

很快我就明白发生了什幺事,我的龟头已经挺进了妈妈的小穴当中…

大概是推挤碰撞的关係,那本来就紧绷的牛仔裤的拉鍊,这幺绷开了;但因为内裤吃布进去的关係,只有龟头的部分插入了妈妈的小穴内。

十分的湿,好像本来就因为前面的碰触流出了水来。

推挤使我又向前挺进,一点点的肉棒也被小穴给包覆住了。

可以感觉到小穴肉壁的挤压,随着妈妈的呼吸随之压着我的阴茎。

我站的位置十分不稳,整个人随着火车的起伏上下变动,当然插进了妈妈肉体里的阴茎也是随之跟着在小穴中上下移动。

「啊~啊…小玮的…啊…」

妈妈将头倚靠在我稍微比她胸部还高些的头上,呼吸十分急促,都显现在她的胸部上头,将我的脸在胸部深入一个凹陷。

妈妈的肉穴越夹越紧,我的阴茎也被吃的越来越进去。

正当我想着妈妈的手怎幺没有出来制止的时候,我才看到她为了站稳自己的位置抓得靠窗的扶手,因为站位的关係一时间收不回来。

这种挤在车厢的情况,只能任由旁人推撞,和我的肉棒插入了。

妈妈的喘息声在我耳边更勾引我的兴趣,随着车厢的起伏轻声的呻吟着。

「啊…小玮的鸡鸡,啊~进来了,越来越里面了….」

「好大…不好,但真的好大,小玮的鸡鸡怎幺会那幺大了…痛…」

「不行,好舒服…好粗…可是这是小玮的…啊~」

听到妈妈的话语,我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想要往妈妈的肉穴更里面进去。

即使没有车厢的起伏,我的腰桿也不断前后摇摆,开始抽插着妈妈的小穴。

一连串的突进,内裤被支开到一旁,替我的阴茎和妈妈的小穴增加快感。

滑湿的肉壁被侵入的我的阴茎完全撑开,一口气长驱直入,挺进了最里面,挺进了子宫。

「好大…」只听到妈妈的感叹。「没想到小玮的已经那幺大了…」

急速的插入又接进拔出,加上车厢的摇晃,使得妈妈已经完全沦丧在性的快感当中。

贴在那对巨乳,隔着衣服和胸罩,咬着舔着妈妈的乳头。

上半身紧压着妈妈的身体,让她贴在墙上无法移动,我已经沉静在插入妈妈体内的哪种感觉推挤中勉强的将阴茎拔出。

「啊…~!啊….小玮~那边好…不要….好舒服…」

紧贴着我肉棒的肉壁随着我的拔出而被扯动,只感受到一阵湿热随着我的阴茎一起出来。

妈妈的下体已经因为车厢带动的肉棒在小穴里头的起伏和我的阴茎拔出已经淫水洩得不可收拾。

「对小玮…那样子把鸡巴…鸡鸡…给拿出来…」

妈妈小声的说着,喘息声都快大过说话的声音。

我下半身勉强拔出后,接着使力一顶;直接通了进去龟头顶着妈妈的子宫

「顶到了..小玮的龟头…」

妈妈的小穴随着我的抽插跟着紧缩,让我的龟头插入的时候着实的摩到肉壁。

「喔……妈妈…妈…啊…妈妈!!」

「停止呀…小玮的鸡鸡原来这幺大了…可是不行呀…」

手中于可以伸了回来,我的阴茎正好全部插了进去又要退了出来…

「啊…又顶到了那边…嗯…啊…」

就再站不稳要完全退出肉穴的时候,本以为妈妈的手会回来防备,没想到她却扶上了我的腰。

阴部朝着我的下面贴了过来,我的阴茎完全被含入了小穴当中,深深的进入她的身体,妈妈浑身一震,嘴张的大大的轻声的叫着。

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紧贴贴着妈妈,肉棒深入妈妈的阴道。

只见妈妈身体摇晃着,该不会是已经沉入我阴茎的俘虏当中…

接着妈妈扶着我的腰开始摆动下半身,一次一次的抽出,一次一次的插入,心中的慾火越来越旺盛,没想到变成妈妈主动来后,会如此不同整个身体如火烫般

我完全光是站着不动全身的力量和紧绷就快达到极限。

一次次的抽插,阴茎的感觉越来越麻痺,快要到极限了,一股舒畅快要传上头顶,我快要射了。

妈妈也明白似乎到了极限。

我紧抓着妈妈的胸部,嘴已经无法控制的含着妈妈的奶,口水弄湿了T恤和胸罩。

手明显得把胸不捏着一个凹痕。

我下半身用力的一顶,妈妈朝着我一贴了过来。

龟头顶进了子宫里,里头的肉壁一紧压,全身一颤动,一放鬆,满满的热精,像是被压榨出来一样,射进了妈妈的体内…甚至流了出来,顺着我和妈妈的大腿滴了下去。

妈妈喘气着,紧紧抱着我,下巴倚靠着我的头和她的胸部。

我则是完全贴陷进了妈妈的双峰之内,让我的阴茎在妈妈的体内慢慢恢复。

直到车上的人数退去,我才离开妈妈的身体;和我分别进入了厕所内擦拭。

旅行的一开始就发生了这样的意外,让我们再到站前都尴尬的不敢对望。

但已经在我和妈妈心中开启某个开关…

接下来的旅程才是我不同人生开始。